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爱你在心口难开 p2amafu2

我的故事发生在2015年农历8月14,也就是今年中秋节的前一天。   

  那一天,我的心情百感交集,别了整整5年的家乡,现在,终于回来了,尽管,两袖清风。   

  记得,2010年高中毕业,我以最优秀的成绩,考上了北京一间重点大学,在收到通知书的那刻,我没有过多的开心与激动,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自然与平静。因为,这样的成绩,全在我的预算范围之内。   

  父亲身板瘦弱,背弓,有长年累月的哮喘病。   

  他抱着我的录取通知书,在村头村尾来回游转,憨厚的村民们看见录取通知书仿佛看到了皇帝的圣指,纷纷围了过来,把父亲围了个水泻不通。   

  那个时候,在我们村里,考上大学的是屈指可数的,特别像我这种考上了名牌大学的就更廖廖无几了。   

  村民们起初还对着父亲夸赞,羡慕,齐齐竖起大拇指,欢笑得合不拢嘴,仿佛与我父亲站得近点就会沾上点光彩。但,当父亲表露出要向村民们借钱给他供我读书时,村民们马上变了一张脸,有的假装听不见,有的吱吱呀呀迷迷糊糊地回应,然后一窝蜂就散开了,孤独的父亲抹着眼泪,灰溜溜地回了家。   

  我一手夺过父亲怀里的通知书,破门而出,一直向村口跑,后面传来了父亲带着咳嗽,像老牛一样的叫声:我的儿啊,我卖牛供你读…你回来啊…。   

  我跑到村口的一棵歪脖子树下,把录取通知书撕了个粉碎,然后扔向半空,碎片纷纷扬扬,在风中打着旋儿,像一块块锋利的刀片,深深地切割着我的心脏。   

  于是,在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背着简单的行囊,悄悄地爬上了北上的列车。   

  北京,任何人都向往的地方,我的初中同学就在那里等着我。但是,等着我的还有一个精心设计的圈套。“步入,害人害已,”,(朋友们,千万千万别误入)。   

  我就被骗入了,一入就是5年,在5年里的前两年,我时时刻刻都被人监视着,几次逃跑都被捉了回来,后面3年,在他们的威胁与帮助下,我四处拉人入伙,为队伍做出了很大的“成绩”。这5年,我晕晕乎乎的,除了一味地为队伍尽心尽力,其它的一切,仿佛对我来说都像无所谓,我忘记了自己是谁,忘记了家乡在那里,甚至连自己唯一的亲人,那个佝倦着身板弓着腰的老父亲,在我的脑海也已经淡忘。也许,这就是里最让人闻风丧胆的招试,“洗脑”。   

  直到有一天,窝点被扫荡。我被抓捕,拘留了6个月。好心的民警为我买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还买好车票,送我上回家的列车。小镇,我思绪万千,无论对家乡还是对父亲,我都有一种无颜以对的感觉,特别是对父亲,我是何种的羞愧啊!甚至他现在是死是活我也不清楚,只能默默祈祷,父亲啊,你一定要健在。   

  当我凭着感觉,正住家的方向走的时太原白癜风专科医院候,突然听见后面有人喊我的名字,我转过头,看见一位女子站在一根电线竿下。她穿着洁白的素衣,银灰色的牛仔裤,有着细长的眉,高高束起的发,一双灵巧的杏眼仿佛在期待着什么。   

  陌燃,真是你啊?原来真的是你啊?   

  女子显得无无的激动,仿佛解放前的时候,农民伯伯见到了亲爱的。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

  我愣了愣,我不认识这女子,但,很面善,仿佛记忆当中有过这张面孔,但就是想不起来。   

  女子情绪激动,快步走到我的面前,一脸的兴奋。她举起粉拳,亲密地、有力无力地锤在我扎实的胸膛上,“陌燃,真是你啊?原来真是你啊…,”她始终重复着这句话,一边嚷一边锤。在我惊慌失措的时候,女子的手突然停在了半空。   

  西得了白癜风不能吃什么东西边的晚霞发出最后的红光,散在了她的身上,把她染成了一片红云。那一双明亮的,一直迎视着我的眼瞑也慢慢地没有方向地向下转,清秀的脸蛋红了起来。我看到了她嘴角上两枚深深的酒窝,那双酒窝是何等的人。突然,我想起来了,她的酒窝让我记起了她,“刘诗诗”。   

  在我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刘诗诗是我们班的插班生。她住在她外婆家,她父母是镇上的官员,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转来农村上学,但我只知道她跟她孤独的外婆住在一起。   

  刘诗诗自小就是位文静的女孩,学习成绩也很好,班上成绩排列榜上基本与我齐名,而且她特别有钱,学校里面的小卖部,什么东西她都买得起,这是我们全班同学公认的。   

  刘诗诗虽然很有钱,成绩好,但她特别胆小。   

  我村跟她外婆村是隔离村,上学同一条路,在途中就会经过一条独木桥。   

  有一次上学,刘诗诗走在我的前面,那时候我们俩不太熟悉。当刘诗诗走在独木桥的时候,一条无毒的水蛇,把她吓得调头便跑,差点与我相撞。看着她被吓得面青唇白,我拿出了大丈夫的架势,冲到桥下,一伸手就捉住蛇的尾巴,高高举起,然后向一旁的石头狠狠硕去,水蛇当场气绝身亡。   

  自那以后,刘诗诗每次上学都会在桥头上等着我,她白癜风治疗去哪里口袋里的糖果、蛋糕总会分我一半,然后一边吃,一边走过独木桥去上学,我们的相约从不间断。再后来,不但上学一起,连礼拜六日、寒假暑假都沾着我。一起放牛、一起割草,甚至留在我家吃上一顿野菜小米粥。而每一次,她外婆找她找不着,就必然找到我家里来。   

  六年级的时候,那时的我也快读不下去了,因为家里的钱都拿来治母亲的病。刘诗诗知道我不能读书,哭得比我还伤心,她不知道从那里得来100块人民币,塞到我手里来。   

  100块钱在当时是非常非常大的数目,一般的家庭全部身家都难拿得出来。我不敢拿这钱,尽管我那时很需要钱,硬塞回去了。   

  好彩,父亲把家里的麦种卖了,才保得我去上学。   

  我从回忆中清醒过来,换了一张故作开心的笑颜,“那么巧啊,你这要去那啊?”   

  刘诗诗没有抬头,把举着的手慢慢放下来,插进牛仔裤袋里,一副做作轻松的样子。“我…我看外婆啊…,你怎么5年没音讯啊?你在外面结婚了啊?”   

  她问后面几句的时候,就抬起了头,一脸的焦虑不安,连声音也有些颤抖。   

  一种强烈的自尊心在心头涌现。   

  我不能告诉她我现在的处境和曾经的遭遇,更不能在这位曾经认为我最勇敢的同学面前北京中科白癜风医学研究院 白癜风中治疗表露我的失败。   

  于是,我赶紧撒了个谎,说自己在外面工作很稳定,而且还有了未婚妻,即将带回家登记了。   

  刘诗诗表情显得僵硬,目光撒向了远方的晚霞。   

  我说,我现在要赶回家了,要不,你也来我家吃吃野菜小米粥啊?怀念怀念曾经的美食啊…

返回列表